Tag标签 | 站点地图 | 收藏本站
浏览量

【吹落白衣裳│存戏】——念昔别时小未知疏与亲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1-06

  【迈步而入,见得她仆在书桌之上,酣睡正甜。不出所料。再行几步,忽听得厉声尖叫。见面前人一副痛苦神状,忙上前,手捏上她脖颈,轻轻揉搓,怪道。】

  【转身自己拾掇了把椅子坐她对面,一桌之隔却能把她的神色看得清楚。近来可是听到不少书院的状,侧头四顾,故作无意道。】

  ( 不假思索吐出两个字之时,还是一脸自得。大约过了两个刹那那么长,摆弄着茶杯的手也一停滞。险些让那什么釉什么瓷的杯子坠地,伸出胳膊护在怀里。用两手稳稳握在手心放归原位,心虚得不敢正视正对面人的眼。 )

  ( 话一出口自个儿也后悔了。书院先生的课,十有八九都是囫囵吞枣。若是可以量刑,恐怕都是不赦之罪——除了宋夫子,对笨拙又不求上进的自己,可以说是包容照拂有加加加。虑及此,心里便添了丝丝侥幸。抿着嘴唇,时不时抬眼观察哥哥的表情。视线相撞,故作不在意,却不够老道到收起每条每道蛛丝马迹。 )

  【看她一副故作无意的神色,却挡不了目光闪躲,还险而将那杯子碰掉。宦海沉浮六载,这般神色不勘破。直直盯着她,目光中颇有几分审讯的颜色,盯了半晌,两厢无言,却反是自己禁不住笑了。】

  ( 说着说着,倒把自个儿在课上混混沌沌,课后草草应付,说的件件有理。心里忍不住,给自己拍起了巴掌。 )

  再说,常言不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么。字儿不待见我我也不待见它,这不正好……

  【如今人事骤变,几支虬木可堪支持轰然倒下,巨任压身,怕是无暇分身相护,也该是予她现世安稳。听她直言读书无趣,深了几分笑意。】

  ( 像是预料到什么,眼睫处不自然眨了两下。叠起双臂,复又恢复笑嘻嘻得模样。 )

  ( 伸了伸懒腰,脖子也不酸疼。头一次觉出朝中归来的四哥,肩上担子的重量。 )

相关阅读

推荐阅读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12-2016 永利集团手机网址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©永利集团手机网址

备案号:豫ICP备11024441号-16